说到《聪明的投资者》,不得不提格雷厄姆的另一本奇葩毒物《证券分析》。记得本科的时候不怎么炒股票,反而热衷于担任巴菲特教义传播者,传播教义本身不是让人非常讨厌的事(仅仅是有点讨厌),问题是要传播教义你得先理解教义,教义是啥呢?我想老巴一定很无辜,市面上卖钱的教义都不是他写的,他的教义不要钱,全在巴郡的年报和每年致股东的信里呢!当然给股东的信最终也被整理成书卖钱了。

可惜当时误入歧途,终日营养不良地在包图那个堆放所谓投资秘笈的特定角落寻找教义。很多书甚至是整年地被我借走,因为在04年到06年这种时间段,那个角落从来没有人,你懂的。所有的书都奉他老师格雷厄姆的《证券分析》为经典,但似乎那时包图没有馆藏。于是我虔诚地掏钱买了一本。

但是从开始时犹如西天取到经书般的兴奋到束之高阁只用了短短几周。当时总结了两个最令人纠结的问题,一是我的会计水平和作者存在差距,二是我的中文水平和译者存在差距。虽然看懂的部分还是有很大收获,但由于智商受到严重打击,最终陷入了深深的自卑。

罗素说,克服自卑的最好办法是不要太关注自我。认识自己很难,说说别人就容易多了,整天上网打着老巴的旗号灌灌水,不负责任地评论下别人“错误”的想法……教义的事也就不了了之了。看书和爱情一样,当发现自己总是在寻觅一个完美的人而不是爱人的时候,事情就变得很痛苦,因为只有先成为爱人才会完美。带着这样的心情读《聪明的投资者》应该就不会有太大落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