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用了一章的篇幅再度强调,股票和债券对于投资者而言并无绝对和永远的优劣,这和之前论述的投资概念相吻合,即收益率是出价的函数。越低的出价意味着越高的收益率。在股票市场长期上涨,股息收益率远低于高等级债券收益率的环境下,不能教条地认为此时股票仍是抵抗通货膨胀的第一甚至是唯一选择。当然,个人认为不管用消费价格指数还是批发价格指数,或者完全不依靠通货膨胀这个概念,同样不难得出与本章相同的结论,如果你理解并接受作者定义的“投资”。

本章有意思的地方反而是对比消费价格指数与企业盈利情况(以ROE为指标),虽然好年景与通货膨胀相随,且通常我们认为适度通胀对企业有益,但数据显示其与ROE的关系不大,甚至会降低ROE。最重要的原因包括:

  1. 工资的增长超过了生产率的增长,降低ROE组份中的利润率;
  2. 对巨额新增资本的需要压低了销售额与投入资本的比例,我没有看原文,不清楚投入资本是否指股本,但意思大致上是降低ROE组份中的资产周转率。
    在通胀环境下随着公司举债意愿的上升,债务成本占净利润的比例越来越大。反过来说,净利润的增长大部分是因资产负债率的上升带来的,在利率上升时使得ROE不断下降。

从本章得到的收获是相比净利润的增长,聪明的投资者更应从ROE角度看待公司的盈利能力,这是衡量公司运用资本回报股东的最直接指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