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的定义:

投资是以详尽的分析为基础,确保本金安全,并获得满意回报的行为。——格雷厄姆 《证券分析》
投资是“现在将购买力让渡给他人,合理期待未来支付明义收益税率后,仍能获得更高的购买力”的行为。——巴菲特2012年致股东的信

尽管我是纯粹的红茶党,但仍对杨提督“没有笔记就记不住的话,说明这件事对你根本不重要”的极端理论保留意见。人的记忆力有限,对于还没深入理解的文字不靠笔记真是无能为力。

本书没有直接定义“投资”这个词,而仅仅引用了《证券分析》的定义。很明显,老巴的描述更接近经济学定义,而格雷厄姆将这一长串经济学定义浓缩为“满意”二字。何为满意,书中对防御型投资者和激进型投资者预期得到的收益率做了冗长的描述,以下是简单的整理(居然可以量化,这让我非常意外!)。

市场状况 1965年,股票市场已经经历了十余年的上涨。 1971年底,债券收益率高企,而股票市场仍处于高位,股息收益率远不如债券收益率。
防御型投资者 税前6% 税前7.8%
激进型投资者 比平均水平高出5%以上的税前收益。

显然,老格对防御型投资者用了绝对收益指标而对激进型投资者用了相对收益指标。我的解释是既然对防御型投资者的投资建议是根据市场的情绪配置不同比例的股票与债券,那么根据平均的债券收益率、股息率和预计的股票价格增值就能模糊地给出预期收益。对于激进型投资者,这个预期收益更应该说是一种从机会成本角度制定的目标,而非预期:“除非投资者能从中获得比平均水平高出5%以上的税前收益,否则是不值得费心费力去发掘此类证券的。”因为“普通投资者只需付出很小的努力和具备很小的能力,就可以取得一种可靠(即使并不壮观)的成果;但是要想提高……却需要付出大量的努力和非同小可的智慧”。

在作者制定的投资策略下,防御型投资者预期的收益率对投资组合不敏感,且不会超过市场平均收益(不理解,谁能指点下)。

除了“满意”二字意外,老格用“详尽的分析”和“安全”对投资的定义加以补充。这个补充与其说是对投资的定义不如说是对投资者行为的归纳。尤其是“安全”这个词,几乎是“投资”最重要的特征。

第一,老格第一次提出投资的收益率是投资者所出价格的函数,出价越低于实际价值越安全,且收益越高,彻底打破了“风险越高收益越大的传统观念”。从这点也可以看出,真正的投资者不是不考虑价格因素,而是必须考虑价格因素。但和投机者不同的是,投资者认为价格回归价值是其理论的大前提,价值回归最终将通过市场先生认知的改变、并购清算、股息红利等方式实现。投资者因便宜而投资,投机者因预期价格上涨而投资。

第二,“安全”是保证复利效应的重要措施,前期长时间的高收益可能被单次大幅亏损所抵消,所以对于追求复利效应的投资者,回报的可靠性比高收益率更为重要,而通过安全边际(或者说价格和价值的巨大差异)带来的可靠性最终又将提升收益率表现。

巴菲特是格雷厄姆式的投资者吗?巴菲特始终认为自己是“85%的格雷厄姆+15%的费雪”。但绝大多数人认为其风格更偏向于费雪,国内的一位投资理论研究者范卫锋认为巴菲特青出于蓝,却坚持高举旗帜不动摇,只争实利不求虚名,是其作为嫡传弟子处事智慧的体现。我认为,就算仅仅看这些年,无论从金融危机时坚定的抄底行动,还是抄底时利用可转债等手段增加安全垫,都说明老巴是典型的格雷厄姆式投资者。正如他自己所说,投资的两条原则,第一是不要亏损,第二是永远记住第一条。

既然如此,不妨认为:投资=不亏钱。